返回 第五百七十一章 城堡  贼警 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法医带丁东朝黑色汽车走,道:“后座一名枪手,胸前中三枪,初步看是射穿车门,子弹有些变形,打中身体。”

法医指副驾驶位的尸体道:“他是隔了座位被子弹击中,最少三发子弹。”

法医道:“三位枪手攻击目的是前法官赵法。”

法医和丁东到赵法汽车前,法证还在采集证据,可以看出汽车全方位的遭受了枪击,惨不忍睹。法医道:“没数尸体子弹,最少十颗以上,头部最少两颗,可以判断出赵法是瞬间死亡。甚至没有踩油门冲出去的动作。”

三组涉枪组老大,拿了本子过来:“丁队……黑车在射击赵法时候,距离不到两米,使用的是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,看监控对方使用的是微冲连发,每分钟可以打出大约120发子弹。他们射击了十秒左右,推断最少射击出40发子弹,威力超猛,不可能生还。另外,在黑色汽车地盘发现了炸弹,排爆组正在排爆。”

炸弹已经被排爆组移动到了安全地带,按照正常程序,为了安全采用引爆的方式处理这颗炸弹,但是警方要求排爆组尽可能的保留炸弹。

丁东到达安全区时候,排爆手正在脱厚重的防爆服,在安全区外围指挥的排爆组负责人向丁东汇报:“C炸,拆卸简单,无陷阱,遥控起爆。威力巨大,计算黑色汽车的汽油存量,一旦爆炸,半径十五米内无人能生还。”

丁东基本了解,枪手还有其他同伙,同伙操控了炸弹,但是同伙并没有引爆炸弹。C炸是非常安全的,即使枪械对其射击也不会将其引爆。

丁东走回来,法医已经将四具尸体送上车,走向丁东补充:“三名枪手怀疑为非我国的亚裔人氏,从特征来看,偏向越,缅,挝三国。”

三组老大边看平板上的监控录像边道:“两名保安使用的手枪看不清楚,但是威力不小。从他们举枪动作,射击,步伐来看,菌事素养非常高。菌队对手枪要求较低,达不到这水准,他们应该是有专门训练和培训手枪,或者是特警。考虑到他们用保安身份工作超过一个月,基本可以排除特警可能。”

丁东点头,走到一边打电话:“张副,吊死鬼的第三行政官可能被击毙了。”

“第三行政官是谁?”

“赵法。”

“前法官赵法?”张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,但是赵法很不起眼,也没有任何突出的贡献。

“对。”丁东道:“看情况赵法身边配备了保镖,但是枪手是有备而来。”

张副道:“你整理清楚案发现场,不仅你这边有事,刚刚收到消息大律师王传遇害。我现在怀疑王传和赵法其中一人是第三行政官,在杀死其中一人后,吊死鬼内部黑手杀死另外一人,黑手可能已经掌控了形势。我们必须抓紧时间,将两个案件整理出来,而后撬开欧阳长风和马局的嘴。”

丁东提醒道:“最好加强对他们两人的保护。”

“我正准备派特警进行硬防护。”

……

在度过了一周自在的生活之后,艾莉丝终于出现了,她是单独出现的。骑乘了一匹马,戴了牛仔帽,不快不慢的到正在小屋外喝早茶的苏诚和左罗面前。

今天是周末,女主人一家都不在。

艾莉丝下马,拿掉了帽子,用手指梳理下头发,和左罗握手问好,走到苏诚面前,道:“你的推测是正确的,老板很高兴。顾问想和你们两位交谈。”

“哪?”苏诚问。

艾莉丝从口袋拿出一个盒子,里面是一颗胶囊:“请左警官服药,至于苏诚你就不用了,我们相信你。”顺手拿出一个头套。

这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出现,开到了小屋边。

苏诚看着胶囊,很想问,这颗胶囊是不是毒药?左罗现在已经没有价值了,左罗的价值就是在这七天时间内用来验证苏诚的工具。苏诚内心很复杂,他非常担心老板要求他将左罗当成投名状,但是也有可能老板觉得没必要带着左罗,所以可能会选择杀死左罗。

苏诚伸手拿过胶囊。道:“算了,这次我还是吃药吧,上次颠簸太久。”

艾莉丝道:“那左警官只能选择注射。”她走到汽车后备箱,打开后备箱内一个小箱子,拿出一根针管。

苏诚问:“有副作用?”

“注射当然有些短暂的副作用。”

“算了算了,左罗虽然是警察,但是是我唯一的朋友。”苏诚把胶囊给左罗:“吃吧。”

通过这点验证胶囊不是毒药。

左罗看着胶囊:“我在苏醒之后希望能看见更漂亮的风景。”

艾莉丝摇头:“这恐怕不容易……苏诚,你认为这里是哪里?”

“我猜是英格兰的北部。”

“挺准确的。”艾莉丝不说对错,道:“请吧。”

……

苏诚和左罗上车,艾莉丝坐在他们中间,监督左罗吞下胶囊,看着苏诚戴上头套,才提示司机开动汽车。左罗在昏睡前十几秒,听见苏诚和艾莉丝聊的不错,突然心中升起一个念头,以苏诚的履历,是不是太镇静了?

左罗再次醒来时,汽车还在行驶。苏诚已经拿掉了头套和艾莉丝聊天。左罗蠕动身体,手指拉开一点窗帘朝外看出,这是一条上坡的单行道,远远可以看见一座城堡。真真的城堡。

艾莉丝拿出手机看下时间,惊讶看左罗:“比我预计的要早两个小时醒来,你的身体素质非常好。”

左罗没回答,问:“这是哪里?”

“英格兰北部,格拉斯哥的格里诺克附近。”苏诚回答。

左罗疑问,苏诚怎么知道的?既然苏诚知道,为什么艾莉丝要下药呢?但是药效刚过,全身无力,左罗也没有追问。大约十分钟后,汽车到达山顶城堡。

可以看出这城堡并非是战争城堡,而是贵族们封地城堡,和战争城堡不同,封地城堡更多是彰显权势和威严。城堡外围外墙不高,不到七米,城堡外种植了草地,引来数条水源,看上去颇为精致。在草地的外围竖立了牌子:格利城堡,私人领地,非请勿入。

左罗更纳闷,自己服药的意义是什么?

城堡不大,很精致,外围有现代轻便板房建筑,两层,大约十二个房间,猜测应该是外围工作人员,诸如保安之类的人住所。汽车开到城堡大门前岗亭,岗亭内一名保安看了眼车牌,升起栏杆,汽车进入。城堡内很简单,只有一栋建筑物,四层高,方方正正的英伦风格的建筑物,可以看出这座建筑物并非中古时代的建筑,应该是几十年前修建的。格利城堡唯一保留下来的也许只有外围城墙。

“上世纪六十年代发生地震,进行了大规模改建。”艾莉丝读出左罗的疑问,解释了一下:“这里仍旧属于贵族领地,但是对外出租。”

苏诚问:“你们是租客,还是主人?”

艾莉丝笑道:“谁知道呢?”

……

艾莉丝和苏诚扶了左罗进入城堡主建筑,有一对二十岁出头双胞胎的黑长发侍女,穿了传统侍女衣服,微笑的略微弯腰:“你们好,欢迎来到格利城堡。艾莉丝小姐,好久不见。”

艾莉丝问:“主人呢?”

一位侍女回答:“主人明天早上才会到达,交代过我们要好好招待客人。”

苏诚好奇问:“不应该有管家接待我们吗?”

侍女微笑回答:“主人很少在城堡,也很少有访客,主要工作由我们处理。”

苏诚:“四层建筑,你们忙的过来吗?”

侍女仍旧很有礼貌回答:“每个月会有家政公司到城堡进行为期一天的全面清洁。”

苏诚再问:“城堡外围的工作人员?”

侍女:“他们是保安公司的员工,只负责外围工作,禁制外人进入私人领地。”

左罗心中更奇怪了,这是什么意思?如果侍女说的是实话,自己只要向保安公司的人求援,很可能得到帮助。左罗瞄了一眼苏诚,发现苏诚有些紧张,和苏诚住在一起工作在一起一年,左罗对苏诚颇为了解。苏诚紧张的时候会用口去呼吸,而不是鼻子呼吸。

艾莉丝完全不阻止侍女和苏诚的对话,等苏诚没有问题后,提议让苏诚和左罗先休息。侍女送苏诚和左罗到了二楼左侧的客房,客房内放置好了几套衣服,还有洗衣袋,侍女告诉两人,需要送洗的衣服装进袋子,放在门口就可以。

关上房门,左罗虽然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,但是仍旧敬业的开始检查房间,寻找窃听器和摄像头,和在小屋一样,什么都没有。这个房间大概有一百平左右,两间卧室,全部有独立的卫生间,还有一间书房,有电视但是没有电脑。

左罗花费了半小时检查完,出来看见苏诚坐在中央客厅椅子上沉思,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苏诚没回答,许久之后,等左罗洗澡出来,苏诚还保持这个姿势,抬头看左罗,道:“你要突围求救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因为不符合逻辑。”苏诚道:“在马场小屋那边,我们因为对地域,周边的未知,我们采取谨慎行为是符合常理的。在这里却不同,我看见了路牌,知道我们所处的地点,城堡内只有三个女人,城堡外是保安公司的人。我不突围求救,是因为我有充分理由不逃跑。但是你完全不同,你是一名警察,你和绅士鬼之间没有利益,你是被绑架的,现在有天然的逃跑环境,而你竟然没逃跑,这就非常违反逻辑了。”

苏诚:“你违反了逻辑,就代表我不符合逻辑。”

左罗听不太明白,道:“确实这里有很多情况违反逻辑。”

苏诚道:“你没察觉他们是故意的吗?”

左罗问:“目的是什么?”

苏诚摇头:“我不知道,但是我们必须做有逻辑的事。有逻辑的事就是你要逃跑,要向保安公司的人求助。但是我不清楚后续会如何发展。第一个可能,保安公司将你送到最近的警局,你和家里联系后,英国警方查抄格利城堡。第二个可能,保安公司的人是他们的人,你去求助也许会遇害,也许只是验证我们的一个手段。”

左罗拉开窗帘,正面视线被城堡围墙遮挡,问:“对手是不是很强大?”

“是。”

“他们可以说算无漏策?”

“接近了。”

左罗道:“如果我真的能逃出去呢?”

苏诚道:“这是在我计划外的情况,而且很可能是赌命……我不喜欢计划外的东西。最近一段时间,我自信心膨胀,无意中低估了对方。我也没有彻底想明白你被留下的真正目的。失了一招。”

左罗问:“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
苏诚道:“可以和你开诚布公,大菠萝不是无缘无故死亡,大菠萝死前两个月,正在秘密调查巴黎恐袭。当时为了锻炼我,大菠萝接到的调查委托全部由我单独负责,我很少在大菠萝身边。大菠萝遇害之后,我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调查,只有蛛丝马迹表明是塘鹅派遣了杀手。塘鹅要查询雇主很简单,只要违反规定反向查询就可以。”

“我开始接触艺术品交易市场,想通过这个点去接触塘鹅,没想到被鬼团在奥地利干了一票,全军覆没。但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我老板联系上我,雇佣我加入贼警计划。我第一时间就感觉到其中有猫腻。慢慢的我对我老板越来越了解,也知道了只要能对我老板产生威胁,他有能力帮助我。”

“在前一次交易中,我老板已经将动手的杀手交给了英国警方。这次交易,用第三行政官的名单换取大菠萝遇害的真相,其中包括雇主和杀手。我老板说杀手是稻草人,稻草人指挥杀手杀死了大菠萝。稻草人在我老板看来已经没有什么用处,我本人对稻草人也不稀罕。我真正目的有两个,第一个目的,复仇,我要累积筹码,让我的老板帮我除掉雇主。第二个目的,我要全盘了解大菠萝遇害的真相,给他冤魂一个说法。”

苏诚道:“目前我和老板处于博弈阶段,我现在已经几乎把牌打光,剩余两张牌中其中一张就是我的能力。但是我不清楚我这张牌对老板意味着什么。我相信可以达到一定目的,比如稻草人和杀手伏法。我对我老板开出了一年的合约,要换取我的真正两个目的。”

左罗问:“你的第二张牌呢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